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《进击的巨人》是一部不同寻常的好作品?

浏览:4344   发布时间: 09月13日

在一次次剧情的“反转”之中。艾伦的妈妈被倒塌的房屋困住,嘶吼着让汉尼斯带着艾伦和三笠快跑;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,她又忍不住一边哭泣,一边捂着嘴,压抑着声音小声喊着,“不要离开我...”。艾伦在训练时,即使使用着破损的立体机动装置,依然咬牙保持了平衡;这看似王道热血的剧情,在n年之后,被揭露,原来是夏迪斯教官故意弄坏了艾伦的装置,想让他回归普通人的生活。

看似善良纯真的阿尔敏,第一次“不小心”露出黑暗的想法,是在政变期间,他和韩吉商量着要绑架威胁报社的人,让他们为调查兵团写文章,此时的阿尔敏一脸阴沉地喃喃自语,“反正人民都是好糊弄的...”,使韩吉侧目。第一次杀人后吐了一地的阿尔敏,在突袭马莱时已可以面无表情地屠杀平民。大义凛然,口口声声“为人类的胜利献出心脏”的埃尔文,其实心里追求的一直都是童年的梦想,当我以为他被巨人吃掉的时候,他自断右臂,还打了莱纳一个措手不及;当我以为他会被政客们吊死的时候,他的政变计划在扎克雷的支持下一举翻盘;当我以为他会牺牲兵长,保全艾伦和自己的时候,他却做出了人类抗击巨人史上最为英勇与壮烈的牺牲。

前半段英姿飒爽,象征人类希望的利威尔,在后半段又是断指又是毁容,那些曾经无比憧憬他的士兵们,早已死去,或者是变成了巨人;新一代的“自由之翼”,在看见他浑身是血倒在河边时,第一反应是问弗洛克“要不要给他头上再来一枪?”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的路人弗洛克,一步步攀上耶格尔派首领的位置,论谁也想不到,当初这样一个不起眼的角色,在后期能如此大放光彩。

然后就是毁灭世界的剧情。很多反派都尝试过,但他们大多没有成功;灭霸灭了一半的人,还被人吐槽“一两代人之后就繁殖回去了”;守望者里的反派也成功搞死了不少人,不过他的目的本来就是要世界和平;三体里的地球直接被二维化,直接众生平等了。但是万千巨人引起的地鸣,踏平世界时踩死人如同蝼蚁,这样直观的描写,与帕拉蒂岛上那些支持艾伦的人载歌载舞把酒言欢所形成的对比,是极其少见的成功了的“大恶”。

在关于世界真相的这方面,作者一直在用悬疑解谜的手法去一步一步推进,在直白的公布真相之前,作者给了无数暗示,答案其实呼之欲出,但是很多人的眼球都被战斗等等其他方面吸引住了,是没有注意到这些的。故乡组是一条线: 莱纳数次提“士兵,战士”之别,口中一定要回去的故乡。尤弥尔是一条线: 莱纳质问尤弥尔为何认识墙外罐头上的字。尤弥尔数次说“墙内是没有未来的”。岛上人不知道兽之巨人是什么生物,而尤弥尔称其为“猴子”。墙内王政是一条线: 描绘墙外世界的书是违禁品。阿尔敏父母想乘热气球看墙外世界被打死。埃尔文父亲质疑历史书被杀害。墙壁教会知道墙壁是由巨人组成的秘密。还有很多很多,作者早早就都铺垫好了。

再说说格里沙回忆录本身。从充满仇恨,随意解读历史,甚至把自己亲儿子当做工具的极端民族主义者,到失去爱人,失去战友,失去精神支撑的失败者,格里沙听从了枭所说的“到墙内要学会爱别人”,这一次,他没有向艾伦灌输过任何自己的想法,艾伦表现出渴望自由时他也没有干涉。而格里沙再回头看自己复权派所为的一切时,感慨道:“错的究竟是我,还是这个世界?我愚蠢而无知,世界癫狂而不讲道理。”这句台词的配图仅仅是一个日常镜头。是艾尔迪亚人清扫大街时无缘无故被马莱人用酒瓶砸。就是这么平淡的一个镜头,配上那句台词,把格里沙“愚蠢”的源头,和世界的“癫狂而不讲道理”,演绎到极致。这句台词单拎出来,不特殊。什么“错的是我还是世界”,在动漫里常见得很。如果出现在别的动漫里,其实是很中二的,因为往往都是角色个人和世界的对抗,而且大多数也没到对抗的程度和必要,略显(相当)矫情。但是这句台词在巨人里,完全担得起重量。因为这不仅仅是格里沙的反思,这也不是一部漫画中一个民族与整个世界的反思。这还是人类历史的反思,甚至就在你看到这段文字的此时此刻,世界仍有角落在因为缺乏这种反思而演绎着或大或小的冲突。

139话连载版刚出时,大家纷纷批判谏山的“反战败”思想;139加页一出,谏山直接把帕岛也给炸平了,一切纷争终究是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。个人觉得,除了结局加页里面还要暗示巨人之力继续延续以外,其他部分都很喜欢。谏山的故事有一种毁灭一切的躁动,他最终将这股躁动完完全全地释放了出来,表明了他认为“人类终将在纷争中走向毁灭”的结局,我看得很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