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闸限电,5G基站怎么办?运营商们业绩扛得住

浏览:4770   发布时间: 09月25日

各地在拉闸限电了,这一波好像来的很出人意料。毕竟,后疫情时代,经济仍没有达到火热的最高峰。

8月份,我国经济持续稳定恢复,全社会用电量持续增长,达到7607亿千瓦时。1-8月,全社会用电量累计54704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13.8%。分产业看,第一产业用电量660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19.3%;第二产业用电量36529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13.1%;第三产业用电量9533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21.9%;城乡居民生活用电量7982亿千瓦时,同比增长7.5%。

对拉闸有不同的解读,也有不同的动作。据说,东南方向是限制了高耗能工厂,东北方向却是很多老百姓黑了灯。

不得不说,这个社会差异性太大,几家欢喜几家愁,而在疫情拉扯下,强弱更加分化。用电,只是很小的一个车缩影。

2021中国500强企业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总额实现增长,资产扩张有所加快,千亿俱乐部企业增至222家,产业结构优化升级。总之,疫情好像还没有对500强们有大的影响,包括运营商。

9月23日消息,中国移动近日公布了2021年8月份运营数据,当月净增5G套餐客户数2453.7万户。截至2021年8月末,5G套餐客户数累达3.04145亿户。2021年8月份,中国移动的移动客户数净增363.5万户,用户总数达到9.511亿户。

9月24日消息,中国电信公布其2021年8月份运营数据。当月,中国电信移动用户数净增218万户,移动用户数累计3.668亿户,当月5G套餐用户净增841万,5G套餐用户累计1.4662亿户。

9月24日消息,中国联通公布其2021年8月份运营数据,当月中国联通净增移动出账用户134.2万户,累计达3.12953亿户。其中,5G用户当月净增798.9万户,累计达1.29061亿户。

简单的计算,三家运营商的移动用户数合计为16.3亿户,已经达到了历史新的峰值,由此来看,携号转网、断网行动等并没有对运营商的用户数构成太多影响。

当然,运营商没躲过去这波停电。据媒体报道,沈北新区居民李女士告诉记者,因23日停电,网络和通信受到影响。她24日早上收到电信运营商短信称,9月23日5时至24时受市政停电影响,沈阳市区域部分基站可能无法正常工作,届时将影响手机上网及通话。

在广东省能源局和广东电网联合发布的《致广东省电力用户有序用电、节约用电倡议书》中,就明确提出了“要求全省各级党政机关、事业单位率先垂范,带头践行绿色节能办公。……空调制冷温度设置不低于26℃,空调运行期间保持门窗关闭,非工作时段空调等办公设备电源处于关闭状态。……办公场所3层楼及以下停止使用电梯。”

有人认为,拉闸限电,摆在台面上的由头都是“能耗双控和碳达峰”。拉闸限电的本质,是一场结构性去产能,是一场夺取定价权的生死战。事情变得很复杂,各有各的说法。有一条,就是不要断民生用电。如今社会,大家已经习惯了安安稳稳,断电,老百姓真伤不起。

2003年8月14日美国东北部部分地区以及加拿大东部地区出现的大范围停电。美国纽约市曼哈顿首先发生大面积停电,继而底特律、克利夫兰和波士顿等美国东部几大城市相继漆黑一片,同时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和商业中心多伦多也没能幸免于难。据美林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戴维·罗森伯格估计,整个经济损失大概在250亿—300亿美元之间。

电力对运营商很重要,没有电,就不会有信号,就不会有收入。而且,5G还很耗电。某运营商的数据显示,平均每个5G基站每天要用65度电,电价基本在1元/度左右,所以一个5G基站每天用电成本为65元。

考虑到发电量的增加和5G基站的设备优化,据官方预测, 保守估计,三大运营商一年需支付165-215亿元电费,到2026年,5G基站耗电量更将上升至全社会用电量的2.1%。2019年,我国5G基站耗电量在全社会用电量的占比约为0.05%。到2023年,5G基站耗电量预计将占社会用电量的1.3%,

中国电信在官方报告中给出的答案是:“截至 2019 年底,公司具备服务能力的 5G 基站总数超过 6 万站,在全国50 多个城市开通 5G 网络”;“由于移动网络规模的扩大、5G 网络的建设,以及云、IDC 业务的快速增长等原因,2019 年总用电量较上年上升 14.1%,综合能源耗用量较上年上升 11.3%”。

分析指出,在不考虑现网和新增 4G 基站可以应用成熟的节能减排技术继续降低能耗的情况下,仅仅因为新增了 6 万个 5G 基站就导致全网基站的每载频耗电量由 717 度陡升至 1096 度。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在 2019 年分别完成 5 万个和6.2 万个 5G 基站的建设入网,其年度耗电总量也同比增长了8%和 11%。

根据中国铁塔的一份分析材料,目前几家主流的厂商的5G基站单系统的典型功耗分别为:华为3500W,中兴为3255W、大唐为4940W,作为对比,4G的单系统功耗仅为1300W,5G是4G的3-4倍。加上各种设施,一个5G室外基站单租户平均功耗在3.8KW左右,单个5G基站单租户年综合电费约2.3-3万元/年。

简单的进行计算,全国实现5G覆盖大约需要600万座,一般一个基站的平均能耗在3500w,,一个基站一年的耗电量为3.5kwh×24h×365d=30660kwh,也就是一年30000度电左右。若是600万个基站,则是30000度电×600万=1800.0000.0000度电,即1800亿度电。

简单对比,2019年三峡电站的发电量为968.77亿千瓦时,理论上,三峡大坝两年的发电量够600万个基站一年的耗电量。2019年中国的发电量为71422亿千瓦时,那么基站的耗电量占比约为2.52%。

我们不得不说,结合人口规模和用户使用率,运营商们的所谓新增用户已经早不是字面上理解的新增,大量的市场竞争只是在将一碗水倒来倒去,结果除了让产业能量散失而把热水变成凉水,没有其他任何功效。可是,我们的成本却是在实实在在的增加,包括电费。

对于现在疫情中的全世界贸易,我们何尝不是如此呢?

据报道,从9月22日开始,多个省份开启了限电停工潮,浙江纺织重镇绍兴,161家印染、化纤企业被通知停产到月底。江苏超1000家企业 " 开二停二 ",广东开二停五,只保留15%以下总负荷。云南黄磷、工业硅削减90%产量,辽宁对14个市实施事故拉闸限电。各地各行可以如此,运营商能给基站断电吗?

总之,随着数字化经济越来越大,啥啥啥都要用电,用电量也会更大,运营商终有一天会成为地道的用电第一大户。当然,这可不是运营的罪过,而是表明运营商们的社会贡献更大了。

2021年7月15日,中国移动在北京发布“C三能——中国移动碳达峰碳中和行动计划”。中国移动总经理董昕表示,在5G基站能耗方面,中国移动目标“十四五”期间新增单站能耗较2020年下降20%。看来,运营商已经在行动,全社会都在行动!

有人问,为啥现在这个不冷不热不到年关的时候突然拉闸限电,我是不懂,也没有必要懂,因为,人家本来也没有想让你懂!有些事,真的要不懂!所以,这篇文章写的逻辑有点乱。

主营产品:户外家具